盗骨流离

【叶乐】狐言乐语(1)

狐妖叶X学生乐

第一次写文,可能ooc
大概是个长篇
============
“咔蹦”一声轻响,张佳乐蜗居里不堪重负的空调彻底宣布退役,而罪魁祸首若无其事的拆开了最后一根雪糕的包装纸,就着游戏吃起来。

“叶修你大爷的!”被霸占了唯一一台电脑并被晾在角落整整一上午的张佳乐咬牙切齿的向叶修扑了过去,又理所当然的被一条毛茸茸的狐狸尾巴从腰侧打翻,面朝下摁在了床上。 “放开我!”张佳乐伸手试图推开那条将自己埋进被子里的尾巴“热死了!”

“失不了……放心……”叶修嘴里含着雪糕含混不清的应了一声,顺带用尾巴安抚似的揉了揉张佳乐的头发,慢悠悠的补充到。

“要真死了就抓紧时间投胎,这辈子这么点儿背,还是尽快删号重来吧。”

“你还真替我盘算起死了咋办了卧槽!”

说又说不过,打又打不过的张佳乐气不打一出来,干脆一块咬在了压制自己的那条尾巴上。 接着,一人一狐狸,先后在那间不足几十平米的小房间里,发出了一阵悲鸣。

“卧槽乐乐你真咬啊!”

“卧槽这狐狸毛太恶心了!”

张佳乐的确点儿背,而且还不是一般的背,方便面没有调料包喝凉水塞牙都是小意思,连续三年报名参加游戏线下赛,回回进度条走到尽头时就死机,关机,您的内存不足,除了点儿背,世上再无人能扛起此锅。

置于为何点儿背,究其原因,应该是活着生下来就用光了这辈子所有的好运气了,以上是叶修的原话。 张佳乐的人生也可谓一波三折,一生下来就被判决不可能活过十岁不算绝望, 三岁高烧差点去跟阎王喝茶,而最倒霉的莫过于,遇到了叶修。

叶修是张爸爸在张佳乐五岁时候带回家的,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张佳乐可以下床走路甚至能跑能跳,很快就和正常小孩没有不同了,而叶修则被张爸爸像尊神一样供了起来,某狐狸也不客气,大大方方的在张佳乐家里吃起了白饭,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其他时间就是把小张佳乐埋在毛茸茸的尾巴里使劲蹂躏那张白嫩的小脸,直到后来家里装了台电脑,叶修的日常就变成了把小张佳乐窝在怀里,一边顺毛一边打游戏。

“乐乐,你变了,小时候多萌,又白又软的,现在三天两头炸一次,不知道的以为咱家在扫雷呢。”

午饭时间,叶修一脸委屈的咬着筷子控诉,被张佳乐一记飞饼糊在了脸上。

“滚滚滚,我给你个三星炸死丫的。”

张佳乐夺下了碗里最后一块炸肉,就当那是拔了毛的叶修,狠狠一口咬了下去,随后又苦着脸把半块骨头吐了出来,视线正好对上叶修一脸无辜的看着他。

“不然你以为这块儿为啥还留在碗里。”

“叶修你大爷!”

随着当做武器飞出来的筷子被叶修随手挡下来,在旁的一杯水正正好好的泼在了叶修脸上,幸好这一招吃中,否则张佳乐手边的菜刀貌似也要飞出来了。

今天狐狸死了吗?没有。

饭后,叶修因为没有空调,有些萎靡的收起了毛茸茸的八条狐狸尾巴和狐狸耳朵,在阳台上点了根烟吹风,张佳乐因为浪费水源糟蹋粮食,咬牙切齿的在洗手池里刷碗。

两人蜗居的出租屋很小,就一室一厅,卧室餐厅洗手池都挤在一起,甚至两个大男人晚上睡觉都要挤在一间房,一挤就是三年,毕竟要养活自己还有某只白吃白住的大狐狸,张佳乐就算半工半读还是连月赤字吃土,当然,这锅被理所当然的甩到了叶修身上。

“怪我咯。”叶修叼着烟头翻了个白眼,“哥只要有一口天地灵气就能活命,充其量一点儿电费瞧把你心疼的。”

“那你倒是别跟我抢饭吃啊!”

“反正不是花哥的钱,不吃白不吃嘛。”

“别给我偷换概念啊!”

张佳乐对于叶修的鬼话表示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会信,自从认识这厮开始,他就信誓旦旦的表示自己能够饥食雨露吐纳天地之灵,可从来就没见他哪顿饭缺席过,除了多出一对恶俗的耳朵和八团毛茸茸的大尾巴之外,这货跟废柴的区别也就差十个无赖了。

当然,有些时候,叶修也会派上些用处,也就是靠那八条尾巴,张佳乐省下了一笔不小的暖气费,可在这种热的发慌的天气里,张佳乐只想把那几条尾巴全剪了烧烤,妈的看见就热。

“不过乐乐啊,你也快十八岁了吧。”

叶修双手离开键盘,一边说着一边揉着手,据他自己说,这叫手操,用来缓解手部疲劳,不得不说叶修那双爪子漂亮的让女人都眼红,嫩的能出水不说形状还标致,张佳乐觉得如果不是叶修一拍照片就现原形的话,自己完全可以把这货卖去拍手模广告发家致富,想想一下相片里出现一只狐狸爪子戴着块名表或者染着指甲的模样,张佳乐决定不去作死尝试了。

“是啦。”张佳乐一脸幽怨的放下笔记本,都怪叶修霸占了电脑,害的自己连论文都只能蜷在床上抱着笔记本敲,“咋了?”

“哦,没啥,就恭喜你一下。”叶修摸了摸鼻子,半边身子舒适懒散的靠在阳台的围栏是,一脸笑容的看着张佳乐,那眼神,看的他心里发毛,忍不住反问道。

“恭喜啥?”

“马上就可以人生重来了,高兴不?”

张佳乐直接喷了一口矿泉水。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