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骨流离

【叶乐】狐言乐语(3)

狐妖叶X学生乐

第一次写文,可能ooc
大概是个长篇
============
在被告知活不过十八岁之后,作为一个本拥有大好未来的五好青年,张佳乐的表现却出奇的淡定,早上醒来将叶修掀下床去,洗脸刷牙,下楼买早餐扔垃圾,回家把睡眼惺忪的叶修赶去洗手间,跟平时没啥两样,连叶修都有点好奇的问他:“乐乐,马上删号重来脱非入欧了,你咋一点儿不激动呢?”

张佳乐淡定的撇了叶修一眼,将最后一块煎饼塞进嘴里,闷闷的说道。

“十年非酋,一如既往。”

叶修笑喷了嘴里的一口豆汁儿,被张佳乐从餐桌上轰了下去。

因为是夏休期,打工的网吧又是晚班,两个宅男吃完饭后把垃圾打包往楼下一扔,一个占据电脑一个霸占床铺就开始打游戏,最近叶修迷上了一款叫做荣耀是新游戏,所以电脑基本被叶修承包,张佳乐抗议无效后,在某个下午趁叶修打盹儿时候,把叶修的角色丢到了野外挂机等死。

隔天,张佳乐的手机就报销了。

“爷的手机电池呢?”张佳乐拎着台灯,将光打着叶修那张欠揍的嘲讽脸上,背后的白粉墙上贴着几个大字:坦白从严,抗拒打残。

“弄坏了。”叶修倒也承认的干脆。

“那手机卡呢?”

“殉情了。”

“爷爷拍你一脸手雷!”

事件的最终以叶修被迫答应陪张佳乐去网吧干活告终,网吧老板也不反对,爽快的把叶修领进了屋里,叶修刚一上机就大爆手速,飞快的给张佳乐申请了一个账号,拍着他的肩膀说难得有多一台电脑,赶快先把级练上去,以后陪哥刷副本,张佳乐满头黑线,这货分明就是换了个舒服点儿的地方宅而已。

大概到了后半夜,网管座位上的电铃响了起来,沉迷开荒乐趣的张佳乐反应过来的时候,叶修已经抢先一步接了起来。

“您好,需要什么。”叶修把游戏角色挂在副本里问道。

“烟有吗?”

“中华玉溪云烟红塔山芙蓉王白沙黄鹤楼大熊猫五叶神要啥?”叶修熟练的报上一串香烟品牌,不光是客人,一边的张佳乐都懵逼了,你为何这么熟练?

“我以前来过这家店。”叶修送完烟后,自己从柜台里抽出一包芙蓉王点上。

“我怎么不知道?”

“那时候还没有你呢,你妈会来这里,老网吧了,东西这么多年也没换过。”叶修将烟夹在手指中间,一边扫荡着屏幕上的小怪一边回答道,张佳乐却陷入了沉默,同样回过头看似专心的种起了蘑菇,其实心思却飘到了其他的地方。

张佳乐只是听过张爸爸说起母亲,说叶修曾经也和张妈妈缔约,内容是守护她直到她找到自己的真命天子,这样小女生玩笑似的契约,叶修居然真的兑现了,狐妖的寿命很长,人的一生对他来说不过弹指一挥间,不过短短二十年,什么荒谬的理由不能让他挥霍呢。

“上机。”

张佳乐迅速从自己的胡思乱想中脱离出来,起身招呼客人:“您好,麻烦看一下身份证。”

“不用看了乐乐,伪造的。”

张佳乐正要接过身份证的手停在半空中哆嗦了一下,有些懵的看了一眼叶修,不会吧,这里就一件小网吧而已,充其量是十里八村最干净的一家,就算是未成年也顶多拿别人的身份证顶个包什么的,他也一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况且这位胡子拉碴的大叔……真不像是未成年。

“叶修我日你大爷!成天拆老夫的场子你良心不会痛吗?!”

“不仅不痛还美滋滋的,我还想问你对我家冰清玉洁的乐乐出手,你的良心不会痛吗,我说老魏你就算不在蓝雨干了也不至于堕落到这份上吧?打劫未成年。”

“滚滚滚滚滚滚,你丫多大岁数了,还好意思装嫩呢恶不恶心。”被叶修称为老魏的男人鄙视的甩给了叶修一记中指。

“咳咳,你别乱给哥造谣啊,哥是说咱家乐乐。”

“呸,也不嫌恶心,什么叫你家乐乐,不能是老夫家的啊?”魏琛说着凑到吧台前面,一副长辈看后辈似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一下张佳乐。

“唉,是她的儿子错不了,小朋友,你还认得我不,你小时候老夫还抱过你呢,记得不?”

张佳乐正懵逼着,旁边的叶修看不下去了,一巴掌拍开了魏琛图谋不轨的手,将张佳乐的座位向后拉了拉,一副护犊子的模样挡在他身前。

“得了吧老魏你可别套近乎了,诶乐乐你可憋信他,他跟你们家有啥交情啊,他连你妈怀二胎了都不知道。”

“叶修你丫心真脏,乐乐他娘什么时候怀二胎了你净瞎逼逼,同一招还想套路老夫两次。”

“诶呦不错诶,看来老同志脑子还没坏啊这,给你点个赞。”

说着叶修还真的煞有其事的拍起了手,表情也愈发的奸诈,张佳乐甚至觉得这货好像伸出了狐狸尾巴和耳朵一样,无奈的说道。

“大叔,我妈好像生完我就去了。”

……

“叶修我日你大爷!”

最后,还是叶修推搡着魏琛走出了网吧,美其名曰叙旧,张佳乐在网吧里却有点坐不住了,一会儿看看表一会儿看看外面,最后干脆丢下工作跑出网吧来,而魏琛和叶修,正一人一根烟,惬意的混在网吧附近一群吸烟青年聚集的小巷子里,吞云吐雾,要不是打不过,张佳乐真恨不得冲上去一人甩一个耳光,浪费老子感情。

趁两人都还没有察觉,张佳乐刚准备就这样悄么声的回去时,魏琛推了叶修一把,问道。

“喂,看那小子的体质不济不像是张家人啊,诶你别是这么多年一直没找对人吧?”

叶修被推的向前踉跄了两步,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要不是的话,你以为你还有机会来提醒哥吗?”
“嘿那你倒是说说是咋确定的?”
“不确定。”
“我日你刷老夫玩儿呢?!”魏琛上前两步作势就要给叶修一个爆栗,被叶修轻松闪了过去。

“别吵吵别吵吵,多大点儿事儿啊。”
“呵呵,那要是那天发现自个儿认错人了咋办?”

叶修沉默了片刻,将烟夹在手指中间,悠悠吐出一口白雾,懒洋洋的说道。

“到时候再说呗。”

往后他们说得什么,张佳乐没有听到,他像是做贼一样的跑回网吧,将头埋在电脑前,如同一只受惊逃跑的鸵鸟将头埋入土壤。

那天值晚班回到家里,张佳乐失眠了。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