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骨流离

【叶乐】狐言乐语(4)


狐妖叶X学生乐

第一次写文,可能ooc
大概是个长篇
想不到吧我还有脸回来~( ̄▽ ̄~)~
略略略
============
从网吧那一晚之后,魏琛有事没事的就喜欢往网吧跑,叶修在的时候还算老实,叶修去送个饮料退个机子的功夫,魏琛就凑上前去抓紧一切时间对张佳乐嘘寒问暖,家长里短。当然,一双恨不得把“图谋不轨”几个字写上去的眼睛也一刻都没有离开过张佳乐,直接导致了张佳乐对这位好感欠佳,见到就胃里抽筋,头皮发麻。

但一码归一码,时间长了也不见魏琛对自己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张佳乐也渐渐能跟这位唠开嗑了,从他嘴里张佳乐得知,魏琛是附近一座山上的地灵,也就相当于以前老前辈讲的故事里的土地爷,至于他到底活了多久的魏琛自己都不记得了,张佳乐只能从他不知真假的吹逼中模模糊糊的判断出来,他年纪应该比叶修那只老狐狸还要大。

魏琛的到来一定程度上填补了张佳乐人际交往的空白,不知道从几岁开始,张佳乐就因为运气问题遭到孤立,背后骂他灾星的小屁孩不在少数。等到长大点儿了,又害怕叶修这种老妖怪被人发现了,是要拿去泡福尔马林里头拆了又装装了又拆什么的,想想张佳乐就心里发毛,干脆埋头书海当起了宅男。

他跟叶修相互扶持着,磕磕绊绊着一起过了这么多年,说完全不在乎的话,张佳乐自己都觉得矫情兮兮的。

叶修这些日子突然开始变得神神秘秘,常常是睡醒之后人就已经不在,吃饭时候准时出现,保不齐,直到张佳乐准备去网吧打工了叶修才会回来,带着一脸倦容但又异常坚持的跟着张佳乐跑到网吧去,然后趴在吧台上补眠。

起初张佳乐还有点担心,但当那只重度网瘾的狐狸眼睛都快睁不开了还要摸索着去开电脑打游戏的时候,那点小小的心思还没萌芽就瞬间被揉碎扔进了垃圾桶。

浪费爷爷的感情!

这种小打小闹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离十八岁的日子越来越近,说不紧张那是假的,张佳乐甚至买回来了一个不便宜的台历放在床头上,打算在生日之前一天天的掐着手指头过日子,结果一页还没翻过去,就被叶修不知道哪一团毛茸茸的尾巴给扫到了楼下,再捡起来时,已经被泥水浸染成了一把废纸。

张佳乐默默咽了一口老血,回屋后随手抄起桌子上的烟灰缸,朝坐在床上的老狐狸扔了过去。

夕阳仿佛一瞬间定格在远处的山间,在叶修的脸上映照出一片血红色,粘稠的色彩仿佛随时都会从他的脸上流下来,那即视感如此强烈,可在张佳乐的眼里却极不真实,似乎那是一场梦中的景象。

是的,这是一场梦,张佳乐如此告诉自己,这是梦,所有的景象随时就要从视线边缘碎裂开来,蜘蛛网般的裂缝很快就会填满他的视网膜,碎片崩解的瞬间他会感觉到它们带着呼呼风声刺入眼球,可无论这样的噩梦重复多少次,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还是叶修那张懒洋洋的脸,然后漫不经心的告诉他:梦魇住了?别害怕,哥在呢。

这一瞬间的的无数细节在张佳乐眼中不断回放,越不愿相信就越清晰的浮现出来,张佳乐伸手掐了一把自己的胳膊,真实的疼痛终于让他品味到这是货真价实的现实,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他刚才用烟灰缸,把老狐狸叶修砸晕了过去,还见了红!

评论

热度(12)